>>返回主页
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副理事长、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CEO 贺东东:赋能万物 连接未来——根植中国制造,共建工业互联网生态

2018-02-02 11:17

  感谢刘多院长,也感谢AII峰会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,我也是AII峰会的第一批会员,我们见证了从最早两年多前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还不广为人知,到今天工业互联网被定位为智能制造的关键支撑。我想,作为工业互联网的从业人士,我们感觉到非常地振奋。我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说这次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关键支撑,而且大家以这么高的热情来看待这么一次变革。其实工业领域的技术进步,一些新的解决方案,新的软件,其实一直在这几十年有一个大的发展,为什么这一次大家把它看成新的革命,或者是有一个代系的发展?我的理解,不管它是工业4.0也好,还是第三次产业革命也好,内在的驱动一个是能源革命,一个是通讯方式的革命。我们从互联网的整个发展的连接的特征来看,我们现在应该说是第三波连接,第一波就是我们的PC互联网,现在我们可能有10亿级的电脑PC机,但是它带来了资讯和交易方式的革命。第二波就是我们的手机,它带来的是移动互联网,也是现在中国有10亿级的手机,它带来了社交和生活方式的革命。第三波是物联网带来的万物互联,这么一种是百亿级的连接,在中国至少是百亿级的连接,它会带来生产和分配方式的革命,也就是说它真正进入到我们实体经济,进入到农业和工业,这是我们的一个根本的理解。

  那么,基于这么一种理解,我们想一想未来的制造业,它是一种范式的转变,这个转变会使未来的制造业变成什么样?它会变成一个从离线的物理世界到在线的数字世界,所有的机器、人、流程,一切的物理要素首先是全数字化双胞胎,然后针对这个数字化双胞胎,我们的大数据分析、人工智能、软件定义会驱动整个制造业的发展。第二个特点就是,整个全社会会形成一个实时的、动态的、智能的产业链,所有的个性化定制也好,我们实时的资源调度都有可能实现,是在一个大范围之内,万物智能,同时实现全社会资源的最优调配。第三是企业形态发生剧变,未来的组织方式也不一样,我们一定会看到平台型组织,无边界的虚拟制造,工业知识的共享,以及大量的自由工作者会出现,这是我们对未来制造业的一个憧憬。在未来制造业愿景下,真正的核心就是工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平台,因为工业物联网平台能够解决未来制造业形态里面的五个关键因素,第一个就是万物互联,所有的设备对象连接起来,这是这一次变革的本质之一,第二是建立起所有这些物体的数字化映像,在平台上面要给机器建模,将这些运作的模型建立起来,第三是通过工业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去优化这个模型,让这个数据产生价值。第四点,我们用软件定义一切,软件定义产品,软件来定义我们的流程,在手机世界主要靠APP驱动,而不是靠手机本身,这个场景会在制造业出现,未来制造业可能更重要的是在硬件上面跑的软件和应用,以及它产生的价值。

  最后一点,工业互联网也会产生模式的创新。大家现在认识到了工业互联网的一个好处,现在我们这个大会也是盛况空前,国务院发布了工业互联网指导文件,我们今年算了一下,会有几百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出来,一方面是大风起兮云飞扬,但是同时可能会乱花渐欲迷人眼,非常多的平台我们怎么做?我们回到对于制造业的关键点来看,我想应该有几个特点,第一个是工业和互联网的深度融合,首先它要有非常强大的工业基因,然后它要有非常彻底的互联网的技术和平台,这两者结合起来是非常稀有的。这两者在过去到现在某种程度上不是特别有关联。昨天在峰会的现场,有一个著名的全球跨国企业的领导讲到,他们做了很多年的工业互联网的实践,但是发现最大的一个障碍就在于ITOT之间很难打通。在IT世界来看,很容易的一些软件的定义和软件的数据模型,但是真正到了工业世界就面临一些非常难的障碍。其实刚才360的老总也讲到了,比如网络安全和公共安全,其实是两个隔离得非常远的世界,怎么把这两者打通,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难题。从工业领域来看,我们有强大工业基因的人要参与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构建,从互联网的角度俩看,要补上自己工业能耗的差距。

  第二是一定要强调本土的制造需求,因为我们中国的制造业生态跟美国、德国是完全不一样。我们的需求、我们的难点、我们的挑战是完全不一样的,所以一定要针对中国制造业的需求,尤其是中小制造业的需求,去打造我们的应用。第三,中国有一个变道超车的机会,我们用的技术差不多,我们有更多的工业场景、工业数据,所以在工业互联网,我们一定能打造一个新的竞争力。第一看增量和存量,自动化、自动控制,这是3.0时代的技术,并不是一个最新的数字化和网络化带来的一个特征。第二点就是我们叫量变和质变,如果是原有的作业,原有的组织方式,你可能效率会有所提升,但是没有发生一个质变,我们看是不是通过物联网采集到新的数据,一种新的作业模式,一种新的生产方式,这是我们要去看的。另外一点就是看它是最新的技术还是次性技术,这是我们要看的东西。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仅是云资源的使用,云资源的使用会降低你的服务和计算的成本,但是它并不会改变你的企业业务运营的模式。软件的SAAS化能够改变软件的销售方式和软件的使用方式,也能够降低软件的使用成本,但是它没有改变软件本身作业的逻辑。

  供需双方的撮合平台,能够降低信息不对称的障碍,但是也没有深入到企业的运营逻辑里面去。还有一些轻量级的在线应用,可以在行政领域提高效率,但是没有涉及到企业核心的业务。这样的一些云的方式的运作,应该说还是在边缘做了一些提升,我们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应该具备几个基本特征,第一,一定是解决万物互联的问题,我前面说了这一次的本质是把机器设备,把整个工业农业实体经济连接起来,是基于物联网的,是连接物的。第二,要解决CPS问题,要建立起物体的数字化的景象,这样才能打通,有利于鲤鱼跳龙门。传统企业跟互联网技术结合,这是关键的一步,把你物体的数字化映像建立起来,你就可以享受到所有ICT的技术。第三,要在线运营,通过在线运营能够实现真正实现全社会的资源调度和及时优化,第四是导入新技术,这个平台要能够把最新的ICT的技术,无论是人工智能或者是大数据,直接导入到工业企业的运营里面去。最后一点就是我们要有新价值的创造,你能带来全生命周期的效率的提升,可以带来从卖机器到卖服务,个性化定制和产业链竞争等等。

  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个平台?这里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图,我把这个图放在这里,目的不是要解释这个平台长什么样,而是它的难度,纵向去打通,无论从机器到机器的连接,到中间的工业PAAS,到工业的SAAS,到行业级的SAASPAAS,还有增值服务和增值能力,对于任何一家使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我们去看一下工业互联网的生态图,它在里面可能会列出好几十家技术,任何一家企业去构建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时候,就会碰到一个巨大的挑战。所以我们这里要问一个问题,我是把工业互联网平台当成一种业务还是工具?其实,作为以通用平台为业务的角度来讲,现在我们叫炽热的风口,但是有冰冷的窗口,华尔街对这种模式并不看好,也有很多做平台的企业可能面临巨大的资金和人才的投入。你要面对工业的多样性和各个细分行业的时候,一个通用平台无论是资金还是人才,还是能耗,都会面临最大的挑战。同时对于一个行业平台来讲,我是优先基于平台做自己的行业应用?还是先把钱投入到构建这个平台本身?我们也帮助几个行业构建了自己的云平台,从他们的角度来讲,前面也花了一两年时间去优势,从打造平台开始,但是后来迅速地醒悟过来,利用现有的平台快速打造自己的行业应用,很多企业说我们要建私有云,不做公有云,但是你会碰到一个很大的挑战,你有限的预算可能全部会投入进去都不够,而且你的平台打造得非常不好,反而耽误了你的现实业务的改进。

  所以在这个角度来讲,我们希望基于这么一个特点,希望能够给社会提供一个赋能平台,能够帮助行业的领袖快速地转型,打造自己行业的应用,而且我们现在也跟华乃可打造了机床云,我们跟共享集团打造了智能铸造的行业云。今天下午彭总也会做专题分享,我们也跟一些中小企业一起,帮助他构建工业互联网应用。在这样的一些角度,我们希望跟在座所有的从业者一起,跟所有的工业界领袖一起去共同努力,打造我们工业互联网的春天。包括我们的跨行业赋能。我最后补充一点,我们在去年一年做了超过42个行业的60几家客户,我们这个行业的跨度非常大,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摸索出了怎么样用一个公共的平台,去服务不同的行业的工业客户,不同行业的行业应用。在这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够保持这个势头,在今年能够给更多的企业带来行业的应用,带来行业的发展。最后宣布一件事,我们跟长沙市人民政府还有中国信通院一起合作,我们要举办一个根云杯百万APP大奖赛,头奖是100万,我们希望能够鼓励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创新,数据模型的建立,以及移动应用的创新,我们也希望社会各界精英参加百万APP大奖赛,最终的价值出口一定是靠应用给企业带来最终的价值。大家可以访问我们树根互联的官网,欢迎大家从现在开始报名,在这里祝大会圆满成功,谢谢大家。

0